涓涓血流汇聚浓浓大爱

涓涓血流汇聚浓浓大爱

12月20日,躺在解放军总医院第六医学中心造血干细胞采集室里,看着自己的鲜血在血细胞分离机中循环转动,空军战士范宝强说,自己仿佛在参加一场与时间赛跑的“救援战斗”,浑身热血奔涌,这感觉跟他今年7月接到中华骨髓库电话时一样,那天,医生告诉范宝强,他与一白血病患者初配型相合,经过后续高分化验和体检,各项指标均符合要求的他,欣然同意捐献出自己的造血干细胞。

随着采集袋中收集的造血干细胞容量不断增多,范宝强与身边的医生愉快地交谈着。“这些造血干细胞很快就能输给患者吧?”“这一袋够不够啊?”“希望需要的人能尽快好起来!”……

“就像一次时间比较长的献血,不需要打麻药,没有什么疼痛,”当笔者问范宝强感觉如何时,他一脸云淡风轻。

“唯一有反应的环节就是注射动员剂这几天,”范宝强告诉笔者,他16日入院后,每天都会注射造血干细胞动员剂,以增加从骨髓腔中释放到外周血中的造血干细胞数量。“会出现轻微的肌肉酸痛等症状,但很快就消失了,并不会对健康造成伤害,”范宝强说,“这些症状带来的不适,比起救治一个患者、挽救一个家庭而言是不值一提的。”

范宝强的领导杜瞻旭一直陪在一旁,双眼顺着血液体外循环的方向转着圈儿。“宝强担心家人看到这场景会心疼,没敢让他们过来。”杜瞻旭告诉笔者,为了不让家人担心,范宝强跟家里编了一个“善意的谎言”。

“我跟家里故意把捐献时间说成了出院之后的时间,就是担心家人背着我从安徽大老远赶过来。”范宝强告诉笔者,2015年8月,在一次义务献血时,他了解到我国白血病患者及造血干细胞捐献现状时,出于身为军人的责任感,便毫不犹豫地报名加入了中华骨髓库。

“最初并没有和家人说过,感觉可能没那么幸运会遇到那个需要自己拯救的人。”范宝强坦言,家人得知他要捐献造血干细胞后却表示反对。“我妈担心捐完会有什么后遗症,或者对身体造成不好影响。”为了说服家人,他不仅自己查阅相关常识,还请医生为家人普及。经过努力,家人最终还是跟范宝强站到了一起。

“这不只是血液的输出与输入,更是一项拯救生命的事业。”采集结束后,范宝强有力的话语彰显着军人的品质,也折射出人性的光辉。(许森 田川 孙明辉)

责编:包睿一、袁如霞

You may also like...